永利彩票-永利彩票平台

一手更是放在了怀中只要前方的两个男人稍有异

?楚爷?那小子就这么答应了?”电话那头,赵元极一脸诧异的问道,他是亲自看到楚霸天打电话的,可是楚霸天只说了一句请他来他就真的来了?既然这样?他昨天为什么还要走?而且这样一来,他们费尽心思的抓回那个叫杨素素的女孩还有什么意义?
 
    若是他们知道叶潇就在绑架现场的话,肯定不会这么想了!
 
    “叶潇,你没事吧?”看到叶潇还站在原地,萧峰开口叫道。
 
    “你早上说的,我同意!”电话刚刚接通,叶潇就直接开口说道,直接将电话那头的白愁飞吓了一跳,他上午才将自己的想法公诉叶潇,原本以为叶潇会思考好几天呢,谁知道竟然才半天的时间就答应了自己。
 
    “今天,晚上!”叶潇冷冷的吐出了这两个字!
 
    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,道了一句:“好的!”
------------
 
第六百二十四章 挺进京都
 
    紫宅,一间豪华到极点的包厢中,摆放着一张巨大豪华的餐桌,餐桌上更是摆放着丰盛的美味,一男一女正坐在餐桌上,男的不停的用着餐,似乎很是享受这些美味,可是女的却是一点胃口都没有,就是傻傻的坐在那里,眼神中充满了迷惘,迷惘中还有着一点淡淡的恐惧,恐惧之中就是深深的绝望!
 
    看他的样子,哪里有一点绑匪的架势,就好似一个慈祥的长者一样。
 
    而且对方对自己也很是客气,丝毫没有一点为难自己的意思,但既然如此,他们为什么还要抓自己来呢?
 
    “叶潇?”杨素素一愣!
 
    杨素素脸上一惊,叶潇不是被你们给炸没了吗?难道他还活着,那辆车上的并不是他?
 
    “不用了,我现在就吃!”再也没有丝毫的畏惧,抓起桌上的银筷,就这么吃了起来,这么好吃的东西,不吃白不吃。
 
    就在楚霸天和杨素素共用晚餐的时候,在离紫宅不足五公里外的一处地方,一辆军用悍马静静的停在路边,这一带白天的时候人还比较多,可是一到了晚上,除了前往紫宅的人外,几乎没有人路过这里,所以这一辆悍马车显得那般的孤独。
 
    悍马车内,坐着两名男子,一名身穿白色休闲装,样貌算不得特别的英俊,但全身上下却透露着一股狂傲之气,只要是一个女人,都很容易被这样的一股独特的气息所吸引。
 
    而坐在副驾驶座的则是一名穿着黑色中山装的男子,看上去他比白愁飞还要年轻,可是他的眉宇之间却透露着一股沧桑,那是一种饱经世事的沧桑,这不是叶潇又是何人?
 
    “我知道!”叶潇点了点头,同样喷出了一团烟雾!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后面的街道上亮起了一道刺眼的光束,那是车灯的灯光。
 
    轿车是一辆奔驰S600,轿车上只坐着两个人,坐在驾驶座的是一名十八九岁的少年,看上去还有些稚嫩,不过偶尔眼中闪过的一抹凶芒让人明白,这绝对是一个手底下有着人命的家伙。
 
    男子穿着一套黑色的皮衣,一头寸发根根竖起,脸上戴着一个巨大的墨镜,全身上下弥漫着一股强大的肃杀之气。
 
    少年名叫谢辰,实际年龄还不到十八岁,家境贫寒,父亲是一个建筑工人,本人在一所普通的中学读书,成绩还算优异,可是就在三个月前,他的父亲因为施工单位的疏忽,被一座危墙压伤,生命危在旦夕,需要一大笔钱做手术,谢辰找上包工头,希望能够为自己的父亲讨得一笔工工伤费,可是对方仗势着人多,压根不给他钱,更是出手教训他。
 
    原本没有任何背景的少年遇到这样的事情出了被判处枪决外,没有任何的道路可走,可是那一天他出手教训包工头的时候却正好被叶玉白看到。
 
    并且亲自出钱为谢辰的父亲动了手术,救了他一命,从此以后,谢辰就成为了叶玉白身边最忠实的小弟,他的命,只属于一个人,叶玉白。
 
    而他在道上也有了了小阎罗的称号!
 
    不过谢辰明白,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身边的这个男人给的,没有他,自己早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。
 
    不要说谢辰,如今整个静海市的黑道,哪一个混混不将叶玉白当成偶像一样看待。
 
    可是就在前几日,谢辰接到了叶玉白的电话,让他将周围几个市区的兄弟们全部召集起来,分批进入京都。
 
    京都,乃是皇城,没有一定的靠山,任何帮派进入京都都是找死,龙耀会虽然已经很强大了,可是在京都并没有太强的靠山啊。
 
    但是谢辰没有多说什么,他甚至没有多问一句话,只是坚决执行了叶玉白的命令……
------------
 
第六百二十五章 杀神再现
 
    谢辰第一时间将各大城市的弟兄们抽调了京都,更是按照叶玉白的吩咐将他们安排了下来。讀蕶蕶尐說網
 
    如今,前前后后潜入京都的人已经超过了上千人。
 
 
    可是叶玉白却笑了笑,什么都没有多说,只是让他开车,无奈之下,谢辰只好亲自开车朝这边驶来,
 
    不过在他的心里却暗暗发誓,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,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,也要保证叶玉白的安全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前方出现了一辆黑色的悍马车,两个男人正靠在悍马车的旁边抽着香烟,虽然还隔着一定的距离,可是谢辰的瞳孔却骤然收缩在一起。
 
    凭借着本能,他从两个男人的身上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,那种危险的气息就好似小羊羔遇上老虎狮子一样。
 
    即便是他,也会感觉到本能的畏惧。
 
    谢辰准备提速,这辆车是经过特别改装的,全部都是防弹玻璃,若是对方真的要对他们动手的话,只要速度够,对方也没办法,可就在他准备提速的时候,却听到叶玉白的声音响起:“停车!”
 
    停车?谢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这里没有什么人烟,而自己安排的最近的兄弟也离这里有着三公里远,这个时候停车,万一出现了什么事情怎么办?
 
    “停车!”不料叶玉白又道了一声,谢辰不敢反抗,直接将车速减了下来,最后更是直接停在了悍马车不远处的地方。
 
    谢辰正要下车为叶玉白开车门,可是谁知道车还没有完全挺稳,会长叶玉白已经一脚踹开车门,直接冲了下去,谢辰甚至能够看到叶玉白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兴奋,是的,那是兴奋。
 
    那感觉就好似看到了自己的初恋情人一样,可是这里没有女人啊?
 
    不过担心叶玉白危险的他没有过多的去思考这个问题,也在第一时间跳下了车,一手更是放在了怀中,只要前方的两个男人稍有异动,他会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枪。
 
    保护叶玉白,那是他的使命!
 
    在他心里,叶玉白的命,比什么都重要,他不允许叶玉白受到任何的伤害。
 
    “潇哥!”可是让谢辰感到惊诧的是,刚刚下车的叶玉白真的好似一个见到初恋情人的青春少男一样,直接奔到了那名穿着中山服的男子身前,恭敬的叫道。
 
    是的恭敬,谢辰从来没有想到,玉白哥会对一个人这么恭敬,在这三个月里,他跟随着叶玉白见过了不少大人物,即便是静海市的市长,玉白哥也不会这般的恭敬,最多就是礼貌上的尊重而已,可是现在,他竟然对这样的一个男子如此恭敬,这……
 
    谢辰惊讶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,一只手依旧放在怀中,却不知道掏出来!
 
    “你这王八蛋,现在是越来越有大哥的范儿了啊!”叶潇哈哈大笑,上前就是一拳锤在叶玉白的胸口,然后两人狠狠的拥抱在一起,虽然分离的时间并不长,可是两兄弟却感觉好似相隔了一个十级一般!
 
    “嘿嘿……”面对叶潇的调侃,叶玉白只是笑了笑,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,不过当他看到站在叶潇身边的白愁飞的时候,却是脸色一变。
 
    潇哥怎么跟这家伙走到一起了?
 
    “怎么?臭小子,不认识我了?”看到叶玉白将目光投向自己,白愁飞哈哈一下。
 
    “嘿嘿,怎可能不认识,说句心里话,你是除了潇哥外,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佩服的人,不过可惜生不逢时,你遇到我家潇哥,嘿嘿!”叶玉白嘿嘿一笑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,能够得到静海市黑道教父叶玉白这样的称赞,也算是我的荣幸了吧,哈哈哈,不过你小子记住了,迟早有一天,我会打败你潇哥的!”白愁飞也不生气,对于叶玉白的性格,他还是蛮欣赏的。
 
    “嘿嘿,那不可能!”叶玉白冷笑一声,他才不相信这世界上有谁能够击败自己的潇哥呢!
 
    “好啦,别说了,这是你新收的小弟?”叶潇也是哈哈一笑,男人之间的友谊,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对骂出来的。
 
    “嗯,小谢,还不过来,见过潇哥!”叶玉白点了点头,对着谢辰说道。
 
    谢辰这才骤然惊醒,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很多会里兄弟,关于上一任龙耀会会长的传说,眼前的这一位,竟然就是玉白哥的大哥,叶潇。
 

相关阅读